崇禮旅游協會

婀娜多姿的舞步,驚艷全場!

天天來學廣場舞2020-04-30 08:37:29

甜美的乳汁。   白天陽光下,我時常會撒嬌的撕咬著她的耳朵。她則會溫柔的舔濕了我整個身體。   我們是一個小小部隊。無論休閑、捕獵。向來都是雙出雙入,從不落單。盡管總會有那么一些時候我們會由于捕不到獵物而挨餓、找不到水源而挨渴、沒有一個很好的棲息之地而挨凍。但有媽媽的日子仍讓我覺得是幸福的。   就這樣,我被媽媽帶著走過一個又一個不知名的日出和日落。彼此陪伴著經歷一次又一次徘徊在生死之間的磨難和艱辛。   四個月后——   我從一個什么都不懂,沒有絲毫捕獵技能的小狗漸漸往中年狗的隊伍中發展。自認為不笨的我在媽媽的全權受教下成功的學會了狩獵、追擊、撕咬、護食這些狗中最基本的技能。   以后的每次捕獵,我都保持著勇往直前的陣勢,把媽媽放在身后。別狗看似在炫耀自己剛學到那半斤八兩的本領,但其實只有我知道那是在保護媽媽,用我唯一能想到的方式……   每次捕到獵物,我們都會一起分享。每次我爬在獵物身上狠狠的咬住其喉嚨,也都能看到媽媽那贊許的目光。是的,我自豪。自豪終于可以為媽媽分擔,終于不再只是屁顛屁顛就知道追在媽媽身后不勞而獲的小狗。   看到令我好奇的人類,媽媽都會對我說人類殺害了很多我們的同類,不能相信任何一個人類。并不忘時刻提醒著我人類的虛偽,人類的殘酷。   但那時天真的我一味的認為不能只因單單一個而否認全部。單純的我也一直相信著總會有善良的人類。我見過人類,卻沒目睹過一個同類被人類殺死……   終于在一天的清晨——   媽媽失蹤了。我跑遍我們常去的所有地方,但仍不知去向。   直到在一個黃昏,瘋狂找媽媽的我在一個山腳里,看到了我的媽媽,我全身冰冷毫無呼吸的媽媽。是的,她死了。盡管我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,但她僵直且一動不動。

永久免费单机游戏麻将 篮球的篮怎么写 皇冠论坛一波中特 温州麻将游戏 六肖王中特期期 南宁麻将app下载 管家婆王中王开奖王+m· 熊猫大厅棋牌 大圣捕鱼红包 海南体育彩票环岛赛 股票理财平台